路语轻辰

一路呢喃低语,说给自己听。

【点心大大历险记】(方锐生贺/林方)

哈哈哈哈哈哈!好脑洞!

盛夏回溯:

如题,就是方锐大大变成了点心之后发生的故事www。







 


话说拜某两次赛后新闻发布会上所赐,荣耀联盟的大家都知道方锐大大有个外号叫“废物点心”,是叶修起的。


某一天早上醒来,方锐发现自己居然真的变成了一块点心——是的,就是普通人常吃的那种点心,一块巧克力甜甜圈。


方锐费力地打量着自己,发现他现在待的地方是上林苑别墅的厨房,目测全身只有他身体正常时的一个拳头大。


妈的,都怪老叶这货瞎起外号,整个联盟都点心点心地跟着叫,看,这下真给叫成点心了吧?


不幸之中的万幸,虽然方锐大大变成了甜甜圈,但是他的脑袋、双手、双脚都还在。


他顺手从身上撇了一抹雪白的糖霜喂进嘴里——甜的,挺好吃。


我靠,真尼玛变成点心了啊?!方锐不得不接受了这个惨痛的事实。他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儿人生,最后决定还是自救为妙,不然的话,等兴欣那帮吃货进来,八成还没听到他的解释就把他一口吞了。


方锐努力挪动着圆滚滚的身体,用了十分钟才挪到厨房大理石台面的边缘,他探头往外一看,吓得赶紧把脑袋收了回来——哎哟卧槽,以他现在的身躯,从这高度跳下去无异于自杀,八成会被摔成一堆巧克力浆和面渣。


这要怎么办呢?为什么自己偏偏是个甜甜圈?方锐郁闷地想,自己要是个软软的点心,那不就好办了?


他脑子里刚刚冒出这个想法,只听“嘭”地一声轻响,方锐瞬间从巧克力甜甜圈变成了玉米糕。


卧槽这都行?!


方锐无语,他试探着想,那再变个银丝卷试试?


又是嘭一声响,方锐摇晃了两下,低下头时惊奇地发现,他果然变成了一块香喷喷的银丝卷。


咦,这个技能好玩啊!方锐立马兴奋了,歪着脑袋就开始冥思苦想——


糖包!嘭!虾饺!嘭!麻团!嘭!烧麦!嘭!肉粽!嘭!杏仁豆腐!嘭!苹果酥!嘭!方便面!


咦?方锐转转脑袋,发现自己依旧保持着一块苹果酥的样子。


难道说……?不会吧?


方锐的心里冒出来一个可能性,他默默地想,鸡腿!龙虾!荔枝!鹅肝!


连续想了好几个身体都没动静,方锐终于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他只能变成点心。


所以果然还是得怪叶修这货!这TM都什么事啊!


方锐无奈了,把自己重新变成一块松软的玉米糕,从大理石台上一跃而下。


落地之后方锐连翻了好几个跟头缓冲,好不容易停下来,方锐抬头一看,还好,厨房门开着。


这会儿天刚蒙蒙亮,估计兴欣所有人都没起床,所以方锐就以一个玉米糕的姿态,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厨房门。


接下来要干嘛呢?


方锐觉得首要任务是要先找到一个认识自己、不爱吃甜食、思维跨度比较大、能接受非现实状况的人,告诉他自己就是方锐。


方锐想来想去,无奈地发现他还是找包子最合适。


所有人的卧室都在二楼,包子和罗辑住在楼梯口往前走的第三间。


嗯,有了目标就有了动力,方锐大大立刻迈开大步往前走去。


疾走了十分钟,方锐好不容易才从厨房门口走到了餐桌旁边,他气喘吁吁地停下,觉得整个人,不对,整个点心都不好了。


这么走不是个事儿啊,等他走到包子的房间,这块玉米糕都要发霉了。


方锐思索了一下,把自己变回了原始形态——巧克力甜甜圈。


他侧过身子躺好,脚下使劲一蹬,甜甜圈立刻就像车轮一样骨碌碌地滚了起来,滚得又快又稳。


计划成功,方锐得意洋洋,忍不住深深地沉浸在自己的机智里。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了问题。


头好晕!而且根本分不清方向!


第一次停下时方锐“咚”地一声撞在了客厅沙发的拐角,撞得他眼冒金星,连巧克力皮都磕掉了一块。


还好他感觉不是很疼。


第二次启程没多久,方锐就再次撞到了一棵红掌的花盆上。


不行,要吐了……


方锐忍不住想,这个身体如果真吐了的话,会不会吐出来一堆面包渣?


还好他并没有吐,又缓了一会儿,方锐第三次上路,这次终于成功地到达了一楼楼梯口。


这会儿方锐已经掌握了移动的基本技巧,把自己变成一块又软又圆的大麻团后,他对准第二层台阶用力一蹦,稳稳落地。


方锐松了口气,看来他的判断没错,这样可行。


等到方锐费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蹦到二楼时,身上的黑芝麻已经所剩无几。


 


找到包子的房门,方锐又开始发愁了——这怎么敲门啊?


虽说他现在有手有腿,但是他的拳头只有普通人的指甲盖那么大,敲门的话根本没人听见。


方锐绞尽脑汁想了半天,一会儿变成大糖包朝门上滚,一会儿变成麻花像撞钟一样撞门,但是都没什么用。


而且他忽略了一个问题。


虽然变成甜甜圈后滚动的时间很短,但是他之后跳台阶的时间却很长,长到足以有人醒过来。


当方锐还在包子房门前纠结时,隔壁的房门开了。


方锐大惊失色,第一反应是把脑袋和手脚缩回去,随后震惊地仰望着叶修和魏琛无比高大的身影。


魏琛大大咧咧地朝前迈了两步,立刻被地上的方锐吸引了注意力:“卧槽,这怎么有个包子?”


叶修连看都没看一眼:“包子昨晚吃夜宵掉的吧。”


魏琛叼着一根烟,不满地摇了摇头:“这些臭小子,大半夜开小灶也不带上老夫我……老叶,你看这包子怎么长得这么畸形呢?”


畸形你妹啊!那是老子露出的一点点手脚啊!方锐来气。


叶修也掏出一根烟叼着,顺便嘲笑了魏琛一句:“老眼昏花了吧你。”


两人眼看就要从他身边过去了,方锐咬了咬牙,决定还是先叫住和他最熟悉的两人。


“老魏!”


魏琛转过头:“嗯,老叶你叫我?”


“没,我去,你真耳背啊?”叶修鄙视:“才多大年纪?”


“滚!”


方锐无奈,只好转移目标:“老叶!”


叶修脚步一顿:“等等,我好像也听着谁叫我?”


魏琛幸灾乐祸地笑:“哈哈,我可没叫你,幻听了吧?”


“有点像方锐的声音。”叶修不确定地说。


方锐那个感动啊,刚准备继续喊,就听到魏琛说:“嗯,难道是那货在楼下叫我们?”


“没准,下去看看。”


然后两人就快步下楼去了。


方锐泪流满面。


 


第二个出门的是安文逸和莫凡,他们出来时,方锐正好把自己变成了一块花生糕,与背后的木头门融为了一体,所以两人并没有发现他,就这么与他擦肩而过。


然后方锐终于等到了包子出现。


他赶紧把自己变成一个草莓甜甜圈,试图吸引包子的注意力。


上林苑的房门都是朝里开的,所以不存在方锐这块点心被门打飞的危险。


但是方锐忘记了另一个危险。


在包子打开房门时,一大片漆黑的阴影忽然出现在方锐的视线里,他抬头一看,只见一只鞋码43的脚就这么豪迈地扬起他的脑袋上方,眼看就要踩下来。


在这千钧一发的危机时刻,乔一帆的声音从走廊里冒了出来:“包子小心脚下!”


“嗯嗯??”包子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脚就这么收了回去。


方锐绝处逢生,惊魂未定地看着乔一帆,感觉小乔清瘦的身影在瞬间变得高大起来。


“这个甜甜圈是你昨晚丢这儿的吗?”乔一帆问着,快步走过来捡起方锐。


“甜甜圈?”包子一头雾水地凑过来看,还好方锐及时把脑袋四肢收了回去:“不是啊,我不爱吃甜的。”


包子倒是没关系,但是方锐可不想用这个奇怪的身体吓到乔一帆,不然的话估计乔一帆这一辈子吃点心都有阴影。


而且他很有可能会被受到惊吓的乔一帆扔到十米之外,摔成稀巴烂。


“就在你的房门口,可能是别人掉的吧。”乔一帆拈着方锐甜甜圈,微微一笑:“要是踩烂了不好收拾。”


不知道为什么,方锐忽然浑身一凉。


“肯定就是你掉的。”罗辑没仔细看,倒是先批评了包子一句:“一点也不注意个人卫生。”


“有你这么当小弟的吗?”包子抗议。


乔一帆好脾气地一笑,拿着方锐越过两人往前走去:“我去扔掉。”


卧槽!!!方锐顿时着急了。


不过仔细一想也是,地上捡到的点心,不扔到垃圾桶里,难道还吃了不成?


但是扔到垃圾桶里他就死定了。


这时又有两间房门相继打开,三个美女从里面走了出来。


“前辈,陈姐,早上好。”乔一帆停下脚步,礼貌地打了个招呼。


陈果疑惑地眨了眨眼:“你们仨挤在这儿干嘛呢?”


罗辑推了推眼镜:“老板娘早上好,我和包子正准备下去训练呢。”


“早上好~!”包子大大咧咧地打招呼。


“诶,一帆你手里拿的是甜甜圈吗?”苏沐橙偏着脑袋,眼睛亮亮地看着乔一帆:“在哪儿买的?看起来很好吃啊。”


乔一帆愣了一下,拎起甜甜圈给苏沐橙看:“呃,这个是我刚在包子门口捡到的,可惜吃不了了。”


“是嘛,真可惜。”苏沐橙一脸遗憾。


“包子你在哪儿买的?”陈果问。


包子茫然脸:“这不是我买的。”


“掉在你房门口你不知道?难道是罗辑你买的?”


罗辑乖乖摇头:“不是。”


陈果无奈了,从乔一帆手里拿过甜甜圈凑到包子眼皮底下:“仔细看看!”


“真的没印象,我不爱吃甜的。”包子很坚持。


殊不知这会儿方锐都快郁闷死了,就这么被传来传去,当他是皮球吗?


还好唐柔在这时发话了:“沐沐,你喜欢吃这个?我知道哪儿有卖,待会上网给你订一盒。”


苏沐橙立刻开心起来:“好啊好啊!”


陈果一看事情解决了,抬手就把甜甜圈直接丢到了包子手里:“反正是在你房门口发现的,自己扔掉,小乔别惯他们毛病。”


说完这句,陈大老板表情满意地拍了拍手,便和唐柔苏沐橙有说有笑地下楼去了。


罗辑和乔一帆也一前一后地朝楼梯走去。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方锐果断地伸出手脚,一把抓住了包子的手指,跟着冒出了脑袋:“包子!”


饶是包子也被这突发状况吓得汗毛竖起,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看包子作势要把他扔出去,方锐赶紧抓紧包子的手指:“我是方锐啊!!!”


包子停下动作,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手上的方锐甜甜圈。


方锐快哭了:“我真的是方锐,不信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此刻,兴欣一大堆人正围在餐桌前,看着桌子上的甜甜圈。


“所以,这是个什么情况……”陈果一脸黑线。


“都说了就是忽然变成了点心,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都怪老叶你瞎起外号!”方锐甜甜圈正姿势猥琐地蹲在桌上,表情忧愁。


“哥哪儿知道叫你点心你就真能变成点心?”叶修也挺无语。


“哈哈哈哈哈哈哈猥琐方你就别变回来了呗,这样挺好的,哈哈哈哈哈哈!”魏琛在一旁笑得前仰后合。


甜甜圈蹦跶了两下:“老魏你妹!”


“要不叫王杰希来看看?”安文逸面无表情地提议。


乔一帆纳闷地问:“为什么要叫王队过来?”


“他不是魔术师吗。”安文逸依旧一脸严肃:“没准可以变个魔术什么的。”


“哈哈,大眼是魔术师不是魔法师。”叶修哈哈大笑,摸着下巴研究了一会儿,对方锐说道:“要不我叫老林过来?”


方锐不解:“你叫他干嘛?”


叶修耸了耸肩:“他不是最了解你的人吗,兴许知道怎么把你变回来。”


“………………”方锐无语良久,挥了挥手:“叫就叫吧。”


 


林敬言动作挺快,没过多久就出现在了上林苑,风尘仆仆的样子一看就是挂了电话一刻没歇赶过来的。


“方锐到底怎么了?”林敬言的表情忧心忡忡。


叶修往旁边一让,让林敬言看着桌上的甜甜圈。


“老林。”方锐挥挥手,打了声招呼。


林敬言嘴角抽搐了一下,目瞪口呆地和甜甜圈对视片刻,难以置信地开口:“……方锐?”


“是我,我变成点心了。”方锐解释。


林敬言沉默半晌,慢慢走到桌边,摘下眼镜凑过去,仔细地端详着方锐甜甜圈:“你真是方锐?”


“是啊,你认不出来吗!”


林敬言伸出手指摸了下圆滚滚的甜甜圈,尝了一口:“嗯,甜倒是挺甜的。”


“地上捡的,脏。”叶修劝了林敬言一句。


“老叶滚蛋!”方锐握住林敬言的指尖,表情诚恳:“老林,真的是我,你快想办法帮我变回来。”


林敬言咳嗽一声,一脸无奈地看着方锐:“你问我,我也不知道让你变回来的办法啊。”


众人面面相觑,正在他们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林敬言的手机突然响了。


林敬言拿出手机看了一眼,顿时愣住,惊疑不定地看了方锐两眼:“来电显示是方锐……”


“我靠,肯定是假冒的!”方锐急了:“别接!”


可惜他才话说到一半林敬言已经接通了电话,对面传来的果然是方锐本人开朗的声线:“老林你人呢?怎么不在家?”


“嗯,你是方锐?你没事吧?”林敬言不太确定地问道。


问完这句,林敬言便拿着手机到一旁打电话去了,方锐完全听不到两人在说什么,直把他急得上蹿下跳。


挂了电话后,林敬言一脸迷惑地走了回来:“方锐刚才给我打电话了,他说他人很好,没什么问题。”


“那就说明这个是假的了?”叶修顺手拾起方锐甜甜圈:“我去把他扔掉。”


方锐一边挣扎一边大喊大叫:“卧槽!老叶你人干事!老林快救我!”


林敬言果然拦住了叶修:“别扔,怎么说也是方锐的样子……”


方锐感动万分,接下来就听林敬言继续说道:“我把他吃了吧。”


叶修好心地提醒林敬言:“上面有细菌,小心吃坏肚子。”


林敬言温和地笑了笑,从叶修手里接过方锐甜甜圈:“没事。”


“卧槽!老林你要是敢吃我我就和你绝交!”方锐扭来扭去,试图从叶修手上跳下去,却被林敬言一把揪了起来。


在进入林敬言嘴巴时,方锐使尽浑身解数大吼了一声:“林敬言我日你大爷——!!!”


 


话说这是林敬言退役的第一个夏休期,他本以为自己难得有了段清闲时光,没想到方锐一参加完荣耀国际邀请赛就光明正大地赖到了林敬言家里,说什么也不走。


当然,和方锐住一起林敬言是很愿意的,但是也不包括这种时候——


比如说一大清早,林敬言本来想美美地睡个懒觉,却被一旁猛然坐起的方锐一声突破天际的“林敬言我日你大爷”给吼醒的时候。


方锐吼完这句之后,喘了半天粗气,跟着又摸了摸自己的身体,确定完好无损后才放松下来:“卧槽吓死我……”


林敬言看方锐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只好强忍着睡意坐起身来:“怎么了?”


方锐一把抓住林敬言的肩膀,表情认真:“老林,我刚才做了个特别恐怖的噩梦!”


林敬言无精打采地揉了揉眼睛,很耐心地问:“什么梦?”


“嗯……”方锐沉思半晌,总结:“我梦见我变成了一块点心,然后你把我给吃了。”


“……”


林敬言哭笑不得。


“老林,我哪天要是真变成一块点心你会把我吃了吗?”方锐表情挺纠结。


“不会,放心吧。”林敬言安慰性地拍了拍方锐的肩,睡眼惺忪地倒了回去:“还早,再睡会儿。”


“不行,再睡的话我要是梦到我把你吃了怎么办?”方锐义正言辞地说完,翻了个身,笑嘻嘻地跨坐到林敬言身上:“既然都醒了,我们来做点别的事呗。”


林敬言在心底哀叹一声,知道自己这下彻底没得睡了。


 


 


FIN




突发脑洞,祝方锐大大生日快乐!


如果有什么不合逻辑的地方……不要介意,因为这是一个梦啊!(。


 


 


 


 



评论
热度(112)
  1. 路语轻辰盛夏星尘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好脑洞!

© 路语轻辰 | Powered by LOFTER